《紅樓夢》:過年是賈母最快樂的事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名著百科

《紅樓夢》里過年,集中在第五十三、四回,這兩回的主角是賈母,幾乎全是圍繞著她的起居行程寫。曹雪芹就像一個全天候跟拍記者,老太太去哪兒,他就跟到哪兒。

賈母是春節期間府里多臺晚會的總導演,指揮統籌著賈府所有的綜藝節目;副導演是王夫人,能力一般但夠資深,給她掛個虛名兒;執行導演是鳳姐兒,鞍前馬后精明能干,深得總導演的歡心。

賈母手握節目生殺大權,不滿意了可以現場改節目單。比如元宵節戲曲節目,原本都是要笙笛管蕭齊鳴的套路,她卻說“鬧得我頭疼,咱們清淡些好”。

她讓主唱芳官唱《尋夢》,卻“只提琴至管蕭合”,“笙笛一概不用”領盒飯回家。讓葵官唱《惠明下書》,連化妝都省了,只聽嗓音和咬字。從觀眾鴉雀無聲聽到入迷的現場反應來看,這個創新還是很成功的。

但另一些就沒那么好運了,比如語言類節目《鳳求鸞》,因為本子不接地氣、三觀不正被她斃了。不但斃,還封殺:“我們從不許說這些書,丫頭們也不懂這些話?!?/p>

當然像擊鼓傳花、煙火秀、打蓮花落這些群眾喜聞樂見的傳統節目,她也會原封保留。特別是元宵節煙火,真是神來之筆。

本來大家意興闌珊地都說要散了,賈母提議把炮仗抬出來放一放解酒,一下子把氣氛推到了最高潮,接著大家意猶未盡又來了一輪狂歡。

在傳承的基礎上改進,去蕪存菁,健康發展。設想賈府里過年,假如沒有了賈母,年味至少要損一半兒。有這個老太太在,年才過得熱鬧有趣又不失格調。只篩選出好節目還不夠,絕不能讓舞美燈光掉鏈子。

家里到處張燈結彩,鑼鼓喧天,夜晚燈火通明,通宵達旦狂歡。

除夕之夜祭完祖,賈母領著眾人去尤氏上房看茶。因為祠堂就設在寧府,大過節的,既然來都來了,尤氏又盛情招待,沒有不給人面子不去的道理。

尤氏房內的布置,在視覺上相當有沖擊力。她以紅色為主打基調,渲染出了喜慶的節日氣氛:襲地鋪滿紅氈,炕上鋪新猩紅氈,設著大紅的彩繡云龍捧壽的靠背引枕,當地放著象鼻三足鰍沿鎏金琺瑯大火盆,里面燃著紅彤彤的火。

所以有時候看春晚,特別容易恍惚,以為舞美是花重金請尤氏穿越過來張羅的。

尤氏還特別鐘情于皮草裝飾。

黑狐皮的袱子,白狐皮的褥子,請賈母上去坐著。

兩邊又鋪了皮褥子,是賈母一輩的妯娌坐了。

另一邊的小炕上是邢夫人等坐了,也是皮褥子伺候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