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 警幻仙追述紅樓夢 月下老重結金鎖緣

  • A+
所屬分類:《綺樓重夢》

  《紅樓夢》一書不知誰氏所作,其事則瑣屑家常,其文則俚俗小說,其義則空諸一切。大略規仿吾家鳳洲先生所撰《金瓶梅》而較有含蓄,不甚著跡,足饜觀者之目。
  丁巳夏,閑居無事,偶覽是書,因戲續之,襲其文而不襲其義,事亦少異焉。蓋原書由盛而衰,所欲多不遂,夢之妖者也;此則由衰而盛,所造無不適,夢之祥者也。循環倚伏,想當然耳。
  夫人生一大夢也,夢中有榮悴,有悲歡,有離合。及至鐘鳴漏盡,蘧然以覺,則惘惘焉同歸一夢而已。上之游華胥,錫九齡,帝王之夢也;燕鈞天,搏楚子,侯伯之夢也。下而化蝴蝶,爭蕉鹿,宦南柯,熟黃粱,紛紛擾擾,離離奇奇。當其境者,自忘其為夢,而亦不知其為夢也。
  蘭皋居士,曠達人也。猶憶夢為孩提,夢作嬉戲,夢肄業,夢游庠,夢授室,夢色養,夢居憂,夢續娶,夢遠游,夢入成均,夢登科第,夢作宰官,臨民斷獄,夢集義勇,殺賊守城。
  既而夢休官,夢復職,夢居林下。迢迢長夢,歷一花甲于茲矣,猶復夢夢然。夢中說夢,則真自忘其為夢而并不知其為夢者也。
  世有愛聽夢囈者,請以《紅樓續夢》告之,其書曰:話說那賈寶玉一時被僧道勾引了去,游蕩多日,覺得冷冷落落,不像在家同姐妹們玩??旎?。因瞞了僧道,一徑到青埂峰下,探望那枝絳珠草。絳珠見了便說:“寶爺,你不要再來纏人了!活活教你治死了,難道還氣不過么?”寶玉道:“不與我相干,這都是警幻仙弄的鬼,如今我們同去和他算賬?!苯{珠道:“使得,我正要問問他呢?!眱扇司蛯さ教摶镁硜?。警幻一見,便知來意,向他兩個陪著笑道:“你們不要抱怨我,連我也做不得主?!睂氂竦溃骸澳忝髅靼褍宰咏o我瞧,冊子既在你處,如何說做不得主?”警幻道:“我這里專司的是離恨天,你們原不該入在我的冊子上。這叫自討苦吃?!睂氂竦溃骸耙滥阏f,這好姻緣又是誰管的呢?”警幻道:“自有月下老人掌管的?!?br />   絳珠道:“既是這么,就煩你同到月下老人處求求他,結個來世緣罷?!本命c點頭道:“也使得,看你們可憐得慌?!睂氁娤勺釉柿?,連忙拉了絳珠,跟了仙子便走。
  不多一時,到了一所洞天。警幻道:“這就是他的住處?!?br />   卻好湊巧,那福祿壽三星都在這里。寶玉看時,見二人對坐下棋,二人旁坐觀局。月下老人見了警幻便問:“仙子何事降臨?”
  警幻笑道:“被這兩個厭物纏擾不清,特來求你成全成全他們罷?!崩先说溃骸澳?br />   且說來我聽,可成全便成全?!本弥钢鴮氂竦溃骸八桥畫z氏煉來補天的石頭,余剩下來放在青埂峰下,年深月久通了靈,投胎到賈家為子,取名寶玉,卻被僧道誘他出了家。如今又生塵念,要想了完前世情緣?!庇种附{珠道:“他是一株絳珠仙草,生在這石旁。石頭怕他枯槁了,時時用水澆灌他,他感激此石,也投胎林家為女,取名黛玉。
  和那寶玉是表親,同居一室,兩心相愛,滿望成婚。誰知無姻緣之分,別娶薛氏寶釵為妻,黛玉便悲恨而死。如今兩個又想結來世婚姻,為此特來求你?!痹孪吕先松形创鹪?,壽星在旁邊笑道:“這也可厭得很,一石一草,卻有這些嘮叨,不用理他?!睂氂衤犃松饸鈦?,便嚷道:“老弟臺,不要你多管閑事。我雖是一石,比你年紀還大幾歲呢。你不要倚老賣老,安靜些罷?!眽坌橇R道:“到底是塊頑石,枉投人身,全不懂事。
  你直到了女媧的手里才煉出來。我們三光,自從盤古開辟之初便有了,可知星宿是與天地日月同壽,如何反比你小呢?”寶玉道:“有地便有石,難道不是開辟時就有的?”兩個正在爭論,老人道:“閑話少說,我看仙子分上,成就了你兩人罷?!?br />   就在胸前袋內取出一條鮮紅的繩子來,說:“你兩個各在腳下拴一頭?!眱蓚€忙忙拜謝,緊緊拴在腳上,并肩立著。老人笑道:“笨塊!拴一拴就是了,何必縛雞似的,盡著捆個不了?”
  二人聽了,才解下來,跪著送還老人。老人又向袋內取出一本簿子來,面上寫著“天下姻緣簿”,提起筆來問:“你們投了生,可姓什么,叫什么名字?我好注簿?!睂氂翊袅艘淮舻溃骸斑@卻不知道,要問閻羅王的?!本玫溃骸伴惲_王管查察善惡,用刑發放。那生死的事,仍聽南北斗做主的?!睂氂衩枺骸澳媳倍吩谀抢??快去央求他去?!本玫溃骸澳隙氛粕?。北斗掌死。這不就是南極星君么?偏你剛才不該得罪了他,如今怎么好?”寶玉聽了,連忙跪下,叫道:“少侄年幼無知,一時冒犯,還求老伯開恩恕罪!”絳珠也跪下道:“我年紀還輕,叫聲太老伯罷?!眽坌枪笮Φ溃骸斑@會子不叫老弟了。
  真真兩個孽障,便這樣情急得很。我把你們投兩只哈叭狗兒,打打雄也算是夫婦了?!闭f著,就在袖中取出一本冊子,揭開一看,道:“你原是賈家的兒子,那賈家祖父替朝廷出力,有些功德;兒孫又相沿長厚,不肯倚勢欺人,將來家運大昌,要生個極貴的孫子?,F在你的妻子寶釵遺腹將產,你就去做他的兒子,大有好處?!睂氂竦溃骸昂脴O!舊游熟地,又且往寶釵肚里去鉆鉆,也是舊游,越發有趣?!苯舆B磕了幾個頭。壽星又向絳珠道:“賈家還要生兩個大貴的女兒,你可愿去?”絳珠道:“這使不得!若同生賈家,那里還做得夫妻!”壽星笑道:“也是,我倒忘了?!苯{珠道:“自古說‘夫榮妻貴’,既是寶玉貴了,我還愁什么?只要投個尋常良善人家就好。我記得前生與那史侯的侄女兒湘云十分親愛,情愿投做他的女兒?!?br />   壽星將冊一看,說:“可巧,他也有遺腹,該生一女,就把你去投生罷?!币幻婢吞崞鸸P來注明姓名、壽數、福分,收入袖內。二人又叩謝了,立起身來便走。壽星罵道:“冒失鬼,連人身都不曾討完全,就想走了?凡世人貧富貴賤,是福祿二星掌管的,須得他兩個注明冊子才中用呢?!睂氂衤犃?,便扯了絳珠去跪求二星。二星全局已完,為算一個劫,翻來翻去叨騰不清,那里來聽他們的話!二人沒法,只得跪著靜候。停了一會,局畢。數一數子,福星輸了半子。月下老人道:“該我來打贏家了,快些注注冊,好叫他們投生去?!倍堑溃骸皠偛怕牭媚銈冞疫铱┛┱f了許多話,到底為著什么事?又叫我們注什么冊?”警幻仙便接上口,將適才講過的話重述一遍。二星道:“壽星注冊了沒有?”壽星道:“早注了!”又問月下老人“赤繩系過了沒有?”老人笑道:“你兩個真個著棋出了神了。才剛他們捆茹秸似的綁了這半天,難道就看不見了?”二星笑了一笑,各在袖中取出冊子注個明白。
  壽星道:“如今好去了?!睂氂竦溃骸拔矣窒肫鹨患聛砹??!毕蚶先说溃骸斑€要相求老伯伯,我難道止有一妻沒有妾的嗎?須得多拴幾個才好?!崩先诵Φ溃骸斑@叫做‘得隴望蜀’,也罷,我竟做個整情?!北阆虼腥×顺嗬K,又在靴中抽了幾根紅色的籌兒,將繩拴了,把那一頭拋與寶玉。寶玉喜喜歡歡忙在腳上拴了一拴,且不送還。又跪下道:“還要相求老祖宗、老太爺、老伯伯賞個全臉?!崩先说溃骸坝忠裁??”寶玉道:“有了家花,也要有些野草助興,方是十全?!崩先说溃骸胺牌?到底是糊涂石頭,貪求無厭,有了大的又要小的,有了家的又要野的,世上的女人都叫你占盡了,不好?!睂氂竦溃骸耙膊槐卣急M,只撿幾個好的給我拴一拴罷!”老人只是不許,寶玉只是哀求。纏了多久,祿星急等下棋,便道:“你老人家也太小家子氣,就再賞他幾個何妨?”老人聽說就向靴中抽了幾十根綠籌,照先拴縛。那寶玉早將那空頭拴在腳上,待老人拴過就解下送還??牧耸鄠€響頭,說道:“咱們這會子好去了?!苯{珠道:“且慢著,我倒有些信不及。拴了若干的籌子,恐怕又是什么‘金玉姻緣’硬硬的占了去,可不白瞧熱鬧?”
  月下老人道:“孽障,你便要怎么樣呢?”絳珠道:“我只要一把金鎖就夠了?!崩先苏f:“這不是我管的事,你去求壽星罷?!?br />   壽星道:“他前世吃了虧,如今格外要老到些,這叫做‘懲沸羹者吹冷齏’?!闭f著,一面提筆在他胸前畫了幾筆;又叫過寶玉,在他背上也畫了幾筆。說道:“快去,讓我們好靜靜的下棋?!睂氂窠{珠心滿意足,又磕了無數的頭。才走出來,又叩謝了警幻仙,再三囑咐:“如今切不可再將我們造上冊去?!?br />   仙子道:“如今你們美滿姻緣,榮華富貴,我這離恨冊上自然是無名的,不必過慮?!闭f畢,殷勤作別而去。
  寶玉向絳珠道:“今日已是正月十四日了,我們快去投生,趕著十五元宵團圓的佳節才好?!苯{珠道:“不錯,不錯??烊?,快去!”兩個正在高興,只見一個老婆婆托了一個盤,放著兩杯兒香馥馥的茶,請他們吃。二人說了半日的話,正是唇干舌燥,便也不問青紅皂白,接過來,一口一杯吃完了,道聲“多謝”,忙忙的投生去了。誰知這是孟婆湯,吃了下去便記不得前世了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